竟然,美国理发店又能给人看病了……

来源:医学界作者:姜飞熊时间:2018-03-14 阅读:1106评论:0赞:0 有0人参与

理发店和医疗的渊源,大家多多少少都知道一点……

比如理发店的红白条纹灯,最开始时代表白布和放血疗法放出的血……

(原教旨主义理发店招牌)

蓝色那是后来才加入的。

古埃及的时候,理发师就有给顾客拔牙和皮肤修整的业务……

到了中世纪,随着社会各项技术的进展,比如冶金锻造业的进展,剃头匠们也更新了一波专业设备……  

刀枪剑戟斧钺钩叉拐子流星……

总之有了趁手的兵器,就可以拓展一下业务范围了。

首先,他们牢牢的把控着古老的拔牙业务……

然后还拓展了外科业务……  

比如医治普通外伤……

承接战争创伤批发业务……  

招牌放血业务……

当然,还做灌肠和绝育这样的下三路业务……总之,不挑活,干啥不是吃饭嘛。

尽管医疗作为理发店的副业存在了上千年,但是,今天如果再有人叫你去理发店看病……

你脑子里出现的绝对是Tony老师和Kevin老师这样的精致Boy和他们让你办卡的愉♂悦♂笑容……

来源见水印

而不是穿着洗手衣和拖鞋不修边幅的秃头老张和戴着厚眼镜刚下夜班一脸倦容的小刘……

然后你大概会自然而然的表示不要不要不要,不要Tony老师给我看病。  

毕竟现在的我们早就已经习惯了医院是医院,理发店是理发店了嘛。

但是在太平洋对面的美国,Tony老师们真的开始给患者进行医疗服务了……

(正在给患者/顾客量血压的糙汉型Tony老师)

这算什么,要返璞归真了嘛?

其实这是一次把慢病管理真正下到基层和生活中的临床试验,最新的试验结果在American College of Cardiology (ACC) 2018上刚刚发布。

(今年的ACC会场)

由于这项“医疗下理发店”的医疗+社会试验取得的结果确实让人忍不住挑大拇哥,连NEJM的副主编John A Jarcho都忍不住跳出来手动点赞。

(John A Jarcho)

他称:“医学的最大问题之一就是,大家都有热情去研究那些未知的领域和新的疗法,但是对于怎样让群众真正接受那些已知效果的药物和疗法,却没什么研究热情。这项研究是一个转折点。”

并且NEJM还屁颠屁颠的马上把这篇文章发了……

(NEJM3月12日刊登了这篇文章)

这项试验的主要内容是把高血压的慢病管理放到理发店里……而且他们设定的评估标准还是去年那个引发了口水大战的美国降压新标准……

130/80 mm Hg

这个标准的争议咱不讨论了,反正只要知道,它和原来的140/90mmHg比,真的很严格。

这次的这项研究囊括了52家理发店,参与的患者倒是不算很多,319人。都是当地黑人男性。患者的收缩压原始平均水平在150mmHg以上。

研究人员把患者们分为两组,想分别测试一下两种不同的“理发店慢病管理模式”的效果。

一组里,只有患者和理发师。理发师(进行过简单培训)负责给患者提供定期的健康生活方式教育,以及督促和帮助患者及时去看医生。

另一组里则加入了执业药师(有处方权)这个角色,这些执业药师受过针对性的专门训练。他们会定期出现在理发店里和患者碰面,给患者做检查和开药。理发师会作为他们和患者之间约会的桥梁,帮双方更好的沟通。

之所以选择当地的黑人男性患者,一是因为黑人的高血压问题是比较严重的,所以针对这方面的研究(2010年有过一项“理发店做高血压慢病管理”的研究在德克萨斯展开)倾向于选取非裔美国人。

选这批当地男性患者是因为他们很有规律的每两周去剃一次头……毕竟规律回访对慢病管理非常重要。女性做头发的规律受到太多因素影响,暂时还不适合入组……

总而言之,入组选手们基本上都定期去剃头,分为两组,一组有执业药师参与看病开药,一组由理发师来进行健康教育。

6个月之后,结果出来了……

左边是6个月前,右边是6个月后。上边青色的数据是带执业药师的,下边是没有药师的。纵坐标是患者收缩压,横坐标是不同的理发店分组。

总的看来,青色数据经过六个月之后,下降还是很明显的。黄色的也并非毫无变化,有些微的下降。

文章当然提供了具体降幅……

药师组的平均血压基线是152.8/92.2mmHg,6个月后平均水平为125.8/74.7mmHg。收缩压降了27mmHg。

没有药师组则是从154.6/89.8mmHg变成了145.4/85.5mmHg。收缩压下降9.3mmHg。

患者控制血压达标的比例方面,以低于130/80mmHg为标准,药师组控制达标率63.6%,另一组11.7%。如果以旧标准140/90mmHg来看,则是89.4%和32.2%的达标率。

从结果看,执业药师很强力了。

(另附一张用药情况表)

研究者之一则认为,即便是那没有药师参与的9mmHg的下降,在降压试验中也算是可以了。

并且,更长期的跟踪研究正在进行中。

当这项研究在ACC2018“最新临床研究”环节发表之后,也引来了许多的议论。

有医生赞成说,这种真正的把慢病管理放到人群常常去的地方、和他们生活息息相关的地方的方式,其实比我们把一切都限制在让患者产生隔离感的医疗机构当中要好。

Clyde Yancy,美国西北大学附属医院的医生,甚至说,他在同一家理发店理发有20年,他和店里理发师建立起来的那种信任水平,是患者和医生无论如何也达不到的高度。他还补充,你在医院里去建立信任关系特别费力费工,但是在理发店里一切都要自然得多。

而Cedars-Sinai Heart Institute的Ronald G Victor医生表示,请大噶考虑一下,是不是理发店里的理发椅其实比医院的桌子更适合测血压。  

他说,理发椅其实非常适合测血压,因为它有舒适的座椅靠背,你还可以把脚放松,而手可以放松的放在心脏水平位上。而你在医院里,一间冷冰冰的诊室,患者驼着背坐在硬板凳上,握着拳,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摆。  

以他为首的研究者在另一项关于理发店管理高血压的研究中提到,“黑人理发店在当地社区一般都有一批非常忠实的男性顾客(有些顾客甚至持续20年光顾同一家理发店),并且理发店里气氛轻松融洽,顾客和理发师之间关系和谐,所有人都可以把这里当做一个交流场所,当然谈论的内容可以有健康管理方面的。”  


(社区的黑人理发店甚至是一种文化)

而让这种慢病管理模式得以起效的一个原因是理发师对他们获得的信息有积极的响应,Ronald G Victor表示,在培训中,理发师发现他的血压升高了,都立即对他进行了“去看医生”的指导。还对他说,你可不要不听话和我逼逼哦,不然我只好请你走人。

他认为这样的理发店员工完全可以成为基层健康管理的一环。

不过,ACC2018会上还是有很多质疑的声音。比如说对药师执业政策的质疑啦(美国各州政策不统一),比如说费用问题啦,怎么和医疗保险结合啦之类的……

当然还有最迫切的一种,就是患者依从性其实依然有问题。虽然说患者对医院抵触,不肯规律去医院,但是他们去理发店也不都规律啊。即便在刚刚发表的这项试验中,也有少量患者没有按计划去理发店导致数据缺失呢。

这还是当地常驻人口的稳定情况,在流动人口当中,这样的设计恐怕要经历更大的考验。

当然,从咱们中国人的眼光来看,不光是患者流动性的问题,理发店里的Tony老师他们也流动得很快啊……

但是,发挥药店和药师在基层健康管理当中的更大功能这个倒是可以考虑的。

参考文献

[1].DOI: 10.1056/NEJMoa1717250

[2].clinicaltrials.gov/ct2/show/NCT00325533?[3].term=barber&rank=1

[4].medscape.com/viewarticle/888560

[5].medscape.com/viewarticle/893792#vp_2

[6].wiki/Barber_surgeon


小提示:87%用户已下载掌上医讯App,更方便阅读和交流,请扫描二维码直接下载App

(本网站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为“掌上医讯”,版权均归掌上医讯所有,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凡是本网站注明来源为其他媒体的内容为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仅作分享,文章观点不作为掌上医讯观点,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联系电话:400-1199330)

共有0人参与讨论

青岛掌上医讯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   鲁ICP备1501734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