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产男医护图鉴:从“被挑剩下”到坐拥大批“忠粉”

来源:健康界作者:时间:2018-05-17 阅读:1756评论:3赞:0 有3人参与

近日,台湾一位妈妈临产。镜头记录下来这位妈妈生产的全过程,满满的艰辛与坚强。网友看完后,纷纷感慨:“母爱伟大,女本柔弱,为母则刚。”

生孩子到底有多痛?2018年母亲节当天,河南郑州某商场举办“分娩体验“活动,凡是能坚持3分钟10集疼痛的男士就能赢奖,但是很多男士坚持不下去,痛到脸变形直喊停,分分钟截出一堆表情包。

体验完过后,他们纷纷感慨“女人不容易”。

如果没有这样的“分娩体验”,男同胞们很少有人能真切地体会到女性分娩之痛。然而在妇产科,男医生、男助产士也同样面临不被理解的窘境。

他们中有的一年接生500个孩子,有的是班上的“独苗”,有的不被理解......他们或许是这个世界上最懂女性分娩之痛的男人。

“一级保护动物”

整整三排白衣女天使中间,一个抱着娃娃的男生坐在第一排,赫然占据了这支娘子军团的“C位”。女护士们全都抱着胳膊摆出“女王样”,唯一的男生却面带“慈母”般的微笑,他就是娄聪裕。

浙江中医药大学护理学院助产方向的男生只有娄聪裕一个。他今年大三,曾自嘲:“刚进护理专业的时候,我是‘二级保护动物’,现在到了助产方向,变成‘一级保护动物’了!”

这也反映出我国妇产科男女比例差距巨大,据《2017年中国卫生统计年鉴》,在妇幼保健医疗机构中,执业医师的男女比例为26.3% VS 73.7%。

某网站女性频道调研显示,近13000名参加者中,41.36%的受访者对妇科男医生表示“感到非常尴尬和难堪,因此拒绝就诊”,仅有5.52%的受访者“愿意接受男医生的诊治”。

“首先是医生,其次才是男人”

在太原市妇幼保健院妇产科诊室,刘剑是这里唯一的男医生。

2005年,刘剑刚上班时接触的是外科,因医院妇产科缺人手,便将他抽调过去。当时,因妇科患者群体的特殊性,医院有人建议,妇产科男医生只负责管理住院患者,不出门诊。

他说:“在自己最困难的时候,同样身为医生的妻子时常开导我,给予我最大的支持。妻子常跟我说,从某种程度上讲,我们需要在心灵层面上脱去‘妇产男’的白大褂,首先是医生,其次才是男人。”

“怎么是个男的来接生?

刘文明是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妇产科医院(下称“浙大妇院”)的一名助产士。

2012年,他从江苏来杭州应聘,分到浙大妇院分娩室。对于这个“一个人进来两个人出去”的地方,刘文明感觉很喜悦。于是,他从打杂开始,认真学起接生的“手艺”。

2014年,他第一次跟着“师父”上台。当时,他紧张、新奇的情绪充盈心胸。产妇生得很困难,用了很久的力,最后做了侧切。他说:“后来看着宝宝,新妈妈哭得不行,我在旁边看着,也很想流泪。”

 虽说医学打破了性别界限,刘文明的男性身份,起初还是引起产妇和家属的质疑,甚至“性别歧视”。

前些年,几乎每个月,刘文明总要被“退货”一两次,“怎么是个男的来接生?”一句话就让刘文明无言以对。

他的性别,还给紧张的产程增添了喜感。他的一位同事说,曾经,有个生二胎的产妇一来医院,就很激动地跟刘文明说,“医生,我见过你,当时你一直很温柔地抱着我。”

同事们都明白,刘文明是帮那位产妇做导乐分娩,但听到这话,还是笑成一片。

再比如,疼痛加上激动,产妇容易全身出汗,有些人就索性脱个精光躺在产床上,刘文明劝她们披衣服也不听,“那场面,实在有点不可描述,”刘文明腼腆地笑了。

有时,刘文明不得不面对最坏的结果:胎盘早剥、脐带脱垂引发新生儿窒息,胎儿胎心突然消失的……“有些人真的很不幸,怀不上做试管,结果还是没保牢,家属在分娩室外嚎啕大哭。”

“我觉得自己是被挑剩下的”

刚开始工作时,南方医科大学深圳医院妇产科医生王俊豪有些不理解:“我技术也挺好的呀,怎么就没人挂我的号?”通常挂女医生号的患者都需要排队,但王俊豪的诊室却门可罗雀。“有些很赶时间的女患者就会来我这里看病。我觉得自己是被挑剩下的。”王俊豪有些无奈。

不光是来找王俊豪看病的人少,患者就是挂了他的号,现场看到是男医生,也有要求更换女医生看病做检查的。

 如今,王俊豪有了一批“忠实粉丝”。有一次,正当王俊豪查房时,他接到护士催促他尽快出门诊的电话。护士告诉王俊豪,有个病人等了他很久,护士想让病人换其他医生快一点检查完,但病人仍要求王俊豪看病检查。

“我没感到任何尴尬”

并非所有的男助产士都被排斥,北京朝阳医院的耿凯阳就很受欢迎。

真正学了这个专业后,耿凯阳才发现有些困难都是“假想”出来的。,比如产妇会拒绝男助产士这件事。他接生了一百多个孩子,没有一例有排斥或拒绝的,因为产妇们更关注的是助产士的专业和技术。一次接生完成后,产妇对耿凯阳说:“虽然您是男的,但我没感到任何的尴尬。”

 有人说,“中国的国情使每一个小生命来到这个世界上都充满了仪式感、焦灼感,故事性十足。而妇产科就是一个高度浓缩了的滚滚红尘。在这里集结了生与死的挣扎、舍与得的纠结、老与少的代沟。”

随着社会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产妇愿意接受男医护人员。正如密歇根医学院Dr. Reshma Jagsi所说,“一个群体中存在不同的视角,更有利于解决复杂的问题。男性和女性对于妇产科的贡献是同样重要的,多样性绝对可以提升医疗的质量。”

来源:“健康界”微信号综合,作者:张红亮

原标题:《妇产男医护图鉴:从“被挑剩下”到坐拥大批“忠粉”》



小提示:87%用户已下载掌上医讯App,更方便阅读和交流,请扫描二维码直接下载App

(本网站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为“掌上医讯”,版权均归掌上医讯所有,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凡是本网站注明来源为其他媒体的内容为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仅作分享,文章观点不作为掌上医讯观点,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联系电话:400-1199330)

共有3人参与讨论
最新评论

(来自:掌上医讯App)

  • 荷梅  发表于:2018-05-18 13:47
  • 学习了,学习了
  • (0)

(来自:掌上医讯App)

(来自:掌上医讯App)

  • 闫大夫  发表于:2018-05-17 20:48
  • 学习并分享
  • (0)
没有更多评论了

青岛掌上医讯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   鲁ICP备1501734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