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深夜里82岁胡言乱语的老人,给我带来的思考……

来源:最后一支多巴胺作者:时间:2018-05-17 阅读:3496评论:1赞:3 有1人参与

凌晨三点,我正趴在电脑前研究着那些没有情节、只有骨与肉的片子。

美小护赵大胆趁着空闲时间正扒拉着自己的夜宵——一大碗看上去黄灿灿的炒面。

“知道你为什么那么肥吗?”看起来赵大胆吃得很香。

“为什么?”

“因为你吃得很多,吃得很快!”吃饭不超过五分钟几乎是每一个急诊工作者的陋习。

赵大胆抹了抹嘴,满脸都是鄙夷的表情:“你自己呢?看看你的大肚子吧!”

咚……咚……咚…….

有人敲开了急诊室虚掩的大门,一位中年男性询问:“这里能开镇静药吗?”

这句话显得很突兀,因为很少会有病人直接要求使用镇静药。

“你先说要看什么病?有什么不舒服?为什么要用镇静药?”

男子见我没有直接拒绝,便说出了自己的理由:“我家父亲,长期失眠,有些精神衰弱,今天晚上特别严重,还有些胡言乱语。”

失眠的老人有很多,精神衰弱的老人也有很多,胡言乱语的老人同样有很多,但是,因为失眠而胡言乱语的老人却很少!

“会不会有其他问题?”听完他的话后,我心中本能地质疑起来。

有时候家属的话并不可信,因为他们只能看见事情的表面现象,甚至会有意或无意地忽略一些重要的信息。

“你还是把老人带过来看看再说吧。”

我并不相信深夜突然胡言乱语只是失眠或神经衰弱,因为我曾经遇见过以精神症状为首发表现的主动脉夹层和药物中毒的患者。

家属表现出很为难的样子:“要不这样吧,你先给我开点药,明天一大早我把人带过来看看。”

还没有等到我说话,赵大胆便替我拒绝了这个要求,“看病,要是不看见病人,怎么治病?而且镇静药又不是普通的感冒药之类的,不可能随便开的。”

赵大胆说得不错,男子的父亲因为长期失眠,一直在服用艾司唑仑。

而且,每天都在服用!

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一位长期失眠规律服用安眠药的老人突发胡言乱语呢?

被我和赵大胆无情拒绝后,男子终于妥协了。

四十分钟后,一群人架着一位年逾八旬的老人走进了急诊,老人嘴巴里还在喊着:“你们要害我,喊警察过来!”

其他等候就诊的人群纷纷侧目,大家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中年男子不好意思地对我说:“这就是我的父亲,之前都是好好的。

“这不是典型的被害妄想吗?”一旁的赵大胆插嘴道

我没有理会她的话,因为我猜事情的真相可能并没有那么简单!

因为我从来没有见过年逾八旬的老人罹患精神分裂症,更加没有见过突然发生的单纯精神分裂。

在老人突发“被害妄想”的背后,会不会隐藏着其他致命的杀手?

仔细打量这位典型中国式穿着打扮的老人,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依照往常的经验来看,有两点可能必须要高度怀疑:急性药物中毒和急性脑卒中。

除了这两种高度怀疑的可能性之外,还有一种疾病也需要重视,那就是主动脉夹层,尤其是颈动脉夹层。

“急诊医生的通病又犯了,每次都不往好的方向想,人家就非要是这些要命的病呀?”赵大胆曾经多次这样嘲笑过我。

但是,我知道,很多时候要宁可信其有,不能信其无。

因为,一旦出现误诊漏诊,对于患者来说,就是生与死的考验。

首先急性药物中毒被完全排除了,因为老人近几日已经因为腹泻而很少进食,更加没有进食药酒、保健品等特殊食品。

紧接着急性脑卒中也被否定,因为老人生命体征平稳,病理征阴性,肌力、肌张力都完全正常。

当然,仅仅依靠这些病史和体格检查也是无法完全做出肯定判断的,有一些检查还是需要完善的,比如动脉血气分析、头颅CT等

经过解释之后,家属完全配合检查, 这位82岁的老年男性患者却完全不配合检查。

这种不配合不是因为患者已经出现了意识模糊,也不是因为家属舍不得花钱,而是因为老人突发的“被害妄想”。

老人说:“我不相信你们,你们把警察喊过来!”

听见老人反复地如此呐喊,再加上子女透露出的重要信息,在老人被进入急诊室20分钟后,我的内心动摇了:会不会真的只是应急性的精神障碍,会不会是我多虑了?

因为在老人的生活中,发生了一起很重要、完全有可能引起应激性精神障碍的因素。

原来,患者一家面临拆迁,子女已经和相关部门谈拢了条件。

但是,老人却因为故土难迁而死活不肯离开老宅。

因为这件事,最近几日老人和子女进行了长时间的争吵。

“哦,原来是这样!”我的心中终于有所明白,老人很可能是因为这些冲突矛盾而诱发的应激性精神障碍。

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人会无缘无故地突发疾病,只不过是我们没有了解到隐藏在病症之后的真相罢了。

子女又用了将近半个小时也没有说服老人配合治疗,而老人坐在病床上除了口若悬河的宣称有人要害他之外,并没有任何异常。

在家属劝说老人的时候,赵大胆又无情地嘲笑了我:“这看起来不就是精神心理性疾病吗?三更半夜,你非要将老人家招进医院来。现在大家都不睡着了吧?头大了吧?”

“他不来医院,你就可以睡觉了?”赵大胆直接被我怼了回去。

劝说无效后,家属同我一样动摇了意志:“就算是没有病,他这样一直不睡觉瞎嚷嚷也不好,打镇静剂吧?”

说实话,直到此时我还同家属一样,将老人误认为“精神病”。

我甚至在心理盘算着:“推了安定后,是让他直接去脑科医院还是明天看心理科门诊呢?”

赵大胆为老人静脉推注了10毫克的地西泮,几分钟后老人便安静了下来。

“先做心电图,然后抽血,最后去做头颅CT,没有问题的话你就把老人带回家。”我对这位中年男子说道。

没有想到的是,正是这份我没有想到,没有看重,只是例行公事般的心电图发现了问题的根源!

因为在这份心电图上清晰地显示着V1、V2、V3、V4导联的ST段已经弓背抬高:急性心肌梗死!

不典型症状的心肌梗死我见过很多,但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