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位委员联名“紧急提案”防止暴力伤医

来源:中国医师协会作者:魏铭言时间:2014-03-13 阅读:2046评论:0赞:0 有0人参与
    体制沉疴,需抽丝剥茧,非一朝一日。当务之急,是采取切实有效措施,立即阻止医院暴力事件的发生。

  ——神经外科医学权威、全国政协委员凌峰


  我想说一句,医生也是人,有血有肉,也有尊严,谁来维护我们的人权?我们不是任人宰割的羔羊!

  ——人大代表、河北保定市第一中心医院院长郭淑芹


  近日,全国政协医卫界别90位委员联名向大会递交“紧急提案”,建议将医疗机构列为公共场所进行安保,并由国务院法制办牵头,尽快制定出台《医疗机构治安管理条例》。


  “紧急提案”中建议在全国政协会议期间,与提案委紧急协商,召开国务院法制办、公安部、国家卫计委等多部门紧急协商会。


  近期,暴力伤医事件接连发生,全国政协医卫界、农工民主党,均以界别、党派提案的形式,呼吁国家有关部门尽快阻止医院暴力事件再发生,维护医疗秩序,维护医生的尊严和生命。


  提案牵头人、全国政协委员凌峰介绍,这份紧急提案的核心,就是坚决要求国务院法制办,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处罚法》第二十三条,将医疗机构明确列入公共场所范畴进行管理,而不再是内保单位。“只有公安成为医院治安的主体,才能有效遏制、弹压日益频发的恶性伤医案件。”


  同时,提案还希望,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处罚法》下,国务院审议出台专门的《医疗机构治安管理条例》。

  根据去年国家卫计委与公安部联合制定的通告,界定“严重扰乱医疗秩序”包括在医疗机构焚烧纸钱、摆设灵堂、摆放花圈、违规停尸、聚众滋事;非法携带易燃、易爆危险品和管制器具进入医疗机构;侮辱、威胁、恐吓、故意伤害医务人员或者非法限制医务人员人身自由等7种违反治安管理行为。


  “这些行为在车站、机场、商场、公园等一般的公共场所不可能出现;但在医疗机构内常常发生”,凌峰说,这些行为不仅损害广大患者的利益,使他们得不到应有的治疗和抢救;也让医务工作者无法在平静的环境中,认真而有尊严地、用心给患者诊治,加剧了医患矛盾。


  针对这种医疗机构的特殊性、医疗行业的风险性及局限性,以及现阶段社会治安状况的特定环境,医卫界委员认为,制定专门的法规、法条,把医院暴力行为具体化,有利于将医暴事件的预防处理纳入法制调控之下。


  ■ 对话


  “暴力伤医和医患矛盾是两回事”

  “紧急提案”牵头人凌峰表示,暴力伤医是严重的违法行为,必须严厉处置


  新京报:你们希望医生得到怎样的保护?

  凌峰:很简单,就是把医院明确作为公共场所,由公安部门按照《治安处罚法》进行安保。


  新京报:这个事情我记得你在政协都呼吁了好几年了。

  凌峰:是好几年了,一直没结果。我们在政协的提案协商会上,跟公安部的领导讨论了多少次,他们就是强调医院是内保单位,不愿把我们作为公共场所。后来有人告诉我们,程序不对,要先找国务院法制办,先修订《治安处罚法》,把医疗机构明确列为公共场所,才能从根本上要求公安部负责医院秩序的安全保障工作。


  新京报:但很多人都觉得,伤医事件,都是因为医患矛盾引起的,这是医院自己的事。

  凌峰:暴力伤医是违法行为,和医患矛盾根本是两回事。所以,我们这次的界别提案,一定要讲清楚,医患矛盾可以调节,但无论如何,暴力伤医是严重的违法行为,警察必须像对待飞机场、火车站的恶意滋事那样,严厉处置。


  新京报:现在一些医生的自我保护意识越来越强,作为中国医师协会副会长,你怎么看?

  凌峰:一个群体,被挤压到一定程度,总是要爆炸的。医生都不干了,受害的是患者。但回到医院、诊室、病房,医生可能冒着生命危险工作。我们的呼吁,都不是仅仅为医生群体自己,也是为了医院正常的医疗秩序,保障患者受到及时治疗的权利。


  新京报:联合提案,算是医生群体的自求吗?
  凌峰:不涨工资,我们医生可以忍,我们知道因为体制没捋顺,医疗服务价格不合理的低;但命不能忍,做人的尊严不能忍。
  新京报:你觉得你们能说服法制办修法的理由是什么?

  凌峰:2013年全年各医院的门诊量已达73亿人次之多,远远高于春运的两倍。这么多人流量,而且患者来就医,都是要面对医生一对一的接诊治疗。医生一天接诊几十位患者,甚至还要跟他们的数百位家长面对面交流。这为什么不是公共场所?


  ■ 现场


  “应将医院纳入公共场所管理”

  作为国内最顶尖的神经外科医学权威,全国政协委员凌峰教授在今年两会上,不拒绝任何一个记者关于“暴力伤医”问题的采访。


  特别是昨天,面对不同的记者,哪怕对同一个问题重复回答多次,凌峰都愿意,她一次次打开电脑,跟记者描述2010年以来,她和其他委员不断提出的“阻止暴力伤医”的提案、建议,经过了多少曲折、困惑和阻碍。


  建议修法改变医院“内保单位”性质


  很多时候,别的医卫界委员陆续加入讨论“紧急提案”的细节,细到怎样用一个醒目的词,去概括“暴力伤医、杀医、辱医事件”,才能引起重视。


  一边说,凌峰一边记。政协会议的提案最后递交时间就是昨天下午,作为“紧急提案”的牵头人,凌峰希望能够尽快综合、梳理大家的意见和建议,还要在90个委员之间形成最大共识,“把最关键的诉求突出,集中力量解决一件事,就是要求修法,将医院纳入公共场所,而不是内保单位。”


  凌峰坦言,由于医疗机构身份模糊,上一届全国政协医卫界委员全体70多名委员忙了5年,只是推动国家卫生计生委(原卫生部)和公安部整理出一份关于维护医疗机构执行的联合通告。


  “这份通告梳理出严重扰乱医疗秩序的7种行为,但医院仍是内保单位,患者在医院闹事、打骂医生,只要不出人命,警察即使赶到现场,也只能站着,因为无法可依。”


  “紧急提案”获全部在座委员签名


  昨天下午,拿着刚刚起草好的“紧急提案”,凌峰奔波于医卫界别45组和46组两个讨论现场,呼吁在座委员都能签上自己的名字。


  “去年一年,很多‘平安医院活动’,说要高压态势,虽说公安2013年也出动了16.7万多人次的警力,还出台了不少通告、指导意见,但为什么暴力伤医事件还在继续上升,且愈演愈烈?”


  “这不是喊口号吗?高压是拿水龙头冲还是电灯泡照,没有表现出来,没有具体落实就不叫高压!”


  “去年11月份,卫计委联合公安部等11个部委启动了‘零容忍’打击医闹整治专项行动,为期一年。但这个行动一年搞不定,因为责任没有落实,保安和警察是完全不可比的两种实力,更没有长效机制。”


  凌峰的这些话,让现场多次响起掌声。下午4时许,“紧急提案”已经获得了全部在座委员的签名。


  ■ 讲述


  我们救死扶伤,

  谁来保护我们?


  “‘看病人砍了治病人,拿菜刀的砍了拿手术刀的’事件伤害的不仅仅是几个医生,而是全国860万医务工作者的心。”昨日上午,在参加十二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的河北代表团第一小组的会议现场,从医40余年的郭淑芹代表语带哽咽地说。


  昨日,河北保定市第一中心医院院长郭淑芹代表谈了她对政府工作报告的看法和建议后,话锋一转,谈起暴力袭医问题。

  “去年3月,我们的医护人员正在抢救一名受外伤大出血的患者。就在医生给患者缝合伤口的时候,一帮手持棍棒的人冲进手术室打患者。我们的医护人员也被打了,有的头部受伤。让我感动的是,我们医护人员没有放弃手术,坚持把手术做完。我很感动,表扬了被打受伤的医护人员,给他们颁发了‘委屈奖’。”她说。


  “我想说一句,医生也是人,有血有肉,也有尊严,谁来维护我们的人权?我们不是任人宰割的羔羊!”此时,会议室一片寂静。


  她说,医学是一门特殊的学科,在某种程度上是一门未知的学科,无法做到包治百病。比如说,有人猝死了,要知道死因,就必须通过尸体解剖。但许多家属不愿意做,反而埋怨医生没本事,甚至殴打医生,“我们很伤心,很伤自尊心。”


  “对于暴力袭医案件,我一直要求省公检法部门发现一起,坚决查处一起!谁要在医院打医生、伤害医生,公安机关一律先介入。”坐在旁边的全国人大代表、河北省委书记周本顺说。

小提示:87%用户已下载掌上医讯App,更方便阅读和交流,请扫描二维码直接下载App

(本网站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为“掌上医讯”,版权均归掌上医讯所有,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凡是本网站注明来源为其他媒体的内容为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仅作分享,文章观点不作为掌上医讯观点,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联系电话:0532-67773733)

共有0人参与讨论

最新评论

扫描关注掌上医讯微信,获取最新医学资讯

青岛掌上医讯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   鲁ICP备15017341号-2